陕西咸阳乾县注泔镇注泔村
本站网址:
517804.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农民书屋

农家书屋的三个新角色

发布时间:2014-06-26 21:43:23     阅读:337 举报

来源:经济日报

  农家书屋在所有行政村建起来后,很多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呼它——乡村里的大书房。除去提供知识,它还在农村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知心人

  根据今年5月份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如今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超过6000万,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笔者走访中,留守儿童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现实的社会现象,孩子们的学习、生活、安全保障等问题都让家长、老师、政府部门头疼不已。农家书屋的出现,很好地缓解了这一问题。

  马梅,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良田镇兴顺村一名留守儿童,今年14岁,是良田回中八年级的学生。皮肤黝黑的她,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按她自己的话说,从记事起开始算,没有爸爸妈妈的假期她早已经习惯了。往年的她一到假期基本上就会“上山下河”。但如今,她的假期有了变化,因为她有了一个新的工作——图书协管员——帮助兴顺村农家书屋管理员、该村的大学生村官马淑娟管理农家书屋,每天忙得马梅再也没时间去外面玩耍了。

  “这些农村的娃们,要么性格比较孤僻,要么调皮难管,平时还有学校老师们看着,但一到假期就彻底‘放了羊’,而且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爷爷奶奶不舍得管,即便是想管也管不了。”假期是少年儿童安全问题高发期,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良田回中语文老师马润莲最忧心的就是留守儿童的安全。她谈道,大量留守儿童由于年龄普遍偏小,往往缺乏自我规划的能力和安全观念,对于如何度过漫长的假期没有什么概念。而负责照顾他们的多为年龄较长的老人,也很难起到应有的引导和监督作用。马润莲表示,很多孩子还走进了黑网吧,有些一玩就是一整天,“如果一假期都是这样,那孩子就毁了”。

  留守儿童问题也让良田镇文化站站长马望梅非常挠头。据她介绍,自从孩子们放假以来,村里刚修的文化广场上的地灯便遭了殃,每天都会有大部分地灯被闲来无事的孩子们弄坏,让大人们无可奈何。她说:“还好农家书屋办起了假期课堂,这样娃们就不会去外面野了。”

  走访中,笔者发现,目前,农家书屋里的图书仍旧以介绍种植、养殖技术为主的科技类图书,很多书屋不能满足当地儿童的阅读需求。为此,不少管理员也向主管农家书屋配书的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希望能够多给留守儿童配一些图书,如儿童文学、图画书及经典名著等。据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在今后农家书屋图书选配中偏重农村留守儿童的阅读需求。

  领路人

  “三农”问题,长期以来都是国家发展的重中之重。农家书屋建立起来后,充分发挥其与科技“联姻”的作用,让农民们品尝科技致富的硕果。很多农民表示,农家书屋就是他们致富的“加油站”“充电器”。

  山城重庆经济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大城市带大农村”的现象,“三农”问题在重庆表现较为突出。据了解,过去,当地村民获取科技信息的主渠道是科技部门,受制于科技人员技术水平和实践经验的有限,造成指导不深入,服务不到位,理论和实践脱节,影响了特色农产品规模发展。农家书屋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局面,书屋起到了一种聚合的效应,形成了一个农技的大超市。

  近日,笔者来到重庆市北碚区天府镇五新村农家书屋,该书屋的图书借阅登记簿上,厚厚的一叠纸已记满了借书农户的姓名、书籍名称、借阅和归还日期。

  杨军是五新村上麻柳湾社一名普通村民,他告诉笔者,这几年他通过打工有了一定积蓄,回乡准备从事兔子养殖,但对怎样养兔一无所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杨军走进了村里的农家书屋,在书屋管理员的帮助下借阅了《科学养兔实用技术指导》《实用养兔技术图说》等,按照书中介绍,他学会了兔子饲养、管理、饲料调配、疫病防治和环境控制等技术,至今他家的兔子未发生一例死亡和疾病感染,而且事业越做越红火。杨军对笔者感慨道:“书中自有黄金屋,农家书屋是我们的‘致富屋’。”他也因此成为农家书屋的常客,水稻育苗、玉米育秧、蔬菜种植,他都从书中去寻找“真经”。

  像杨军这样,从农家书屋求得“真经”,学得一身好本事的例子还很多。目前,五新村已有十余户村民通过农家书屋的读书学习,找到了自己的致富路。

  充电桩

  如今各地村里的农家书屋,不再是安安静静的大书房,而是越来越“热闹”。各地政府充分利用农村现有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农家书屋,把党员活动室、计生图书角、妇女之家、民兵之家、村级文化活动中心、残疾人康复中心等进行整合,综合利用,纳入农家书屋工程建设规划统一管理,做到行动协同、信息互通、渠道共用、成果共享。

  “这个院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打球的、听戏的、看书的……一到晚上,人更多。”村民石根发告诉笔者。

  这个热闹的文化大院坐落在南昌市南昌县塘南镇田万村,大院面积有200多平方米,其中书屋有20多平方米,书架上摆了10多种报纸,20多种杂志,2000多本书籍。书屋内还有一台电脑,是专门为村民通过网络共享信息使用的。走出书屋便是休闲室、棋牌室和视听室,里面分别摆放了乒乓球桌、棋牌桌和视听设备。茶余饭后,村民们都喜欢来这里“充电”。

  田万村历来是养殖大村,当年,村民宋红平发现村里人很需要养殖知识,便毅然决然地拆掉自家猪圈,开办了文化大院。起初他爱人并不理解,为何放着明显赚钱的猪圈不要,非要花钱去办看不到利益的文化大院。可他却毅然办了起来,而且越办越大。现在这个大院不仅是“南昌县村级文化信息资源共享点”,还是“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基层服务点”。“这个文化大院会一直开办下去,我也会坚守在这里。”宋红平说道。

  有了好的活动场地,各地农家书屋目前都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急缺一位“掌门人”。因为,目前大多数农家书屋管理员工作都处于一种公益性质,没有报酬。各地负责农家书屋工程的管理人员也反映,有一个合适且有热情的管理员对农家书屋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能否合理解决管理员薪酬问题,一定程度上将决定着农家书屋未来的命运。

责任编辑:孙建

网友评论:

三秦一夫   2014-06-26
遗憾的是,许多村至今还没有农家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