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咸阳乾县注泔镇注泔村
本站网址:
517804.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新农村建设

从农业产业化到“三区”共建共享

发布时间:2019-05-20 21:42:08     阅读:36 举报

从农业产业化到“三区”共建共享

——解读乡村振兴背景下的“诸城模式”新内涵

《 农民日报 》( 2019年05月20日   03 版)


    本报记者吕兵兵

    2018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研究部署农业农村工作时,两次提到了“诸城模式”。山东省诸城市这个县级市,再度成为“三农”工作者关注的焦点:“诸城模式”的本质特征和时代价值是什么?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如何创新提升“诸城模式”?

    今年初,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参加山东省两会潍坊代表团审议时表示,“诸城模式”是商品经济大合唱、贸工农一体化、农业产业化和农村社区化等农业农村改革创新经验的集成,其本质是推动农业生产要素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优化配置;方向是提高农业产业化水平、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关键是坚持问题导向,大胆改革创新;归根结底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当前,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创新提升“诸城模式”,就要以构建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为核心,赋予“诸城模式”新内涵新标准新要求,蹚出一条乡村振兴的“诸城路径”。

    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要求,已在诸城转化为“扑下身子、踽踽求索”的具体行动。“通过反复调研,我们选择了‘三区’共建共享这一方向,进一步深化、拓展、创新、提升‘诸城模式’。”诸城市委书记桑福岭说,“立足农业产业化和农村社区化两大优势,发挥县域经济强、龙头企业多、城镇化程度高的优势,以推进生产园区、生活社区、生态景区‘三区’共建共享为抓手,推动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产城融合、共融共生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让农民在县域内过上市民化的生活。”

    近30年的农业产业化发展,为诸城“三区”共建共享奠定了物质基础

    记者走进昌城镇得利斯村,只见整齐划一的二层联体小别墅错落有致,宽阔笔直的沥青路两侧人来人往,村内外商业气息浓厚,绿化带四季常青,街心公园景点遍布,企业厂房宽敞明亮……“俺村能有今天,就是靠郑和平从1986年开始带着全村办农产品加工企业,先是面粉厂,后来是肉制品厂,这才有了现在的得利斯集团和得利斯村。”已年近古稀的村民郑刚烈说。

    彼时的诸城农民,勇立市场化改革的潮头,针对农业生产、加工、流通等环节脱节的问题,探索出贸工农一体化发展道路。后来,又针对农产品品种少、规模小、质量不高等制约条件,推动了以“确立主导产业,实行区域布局,依靠龙头带动,实现规模经营”为主要内容的农业产业化发展路径,逐渐形成了“市场牵龙头、龙头带基地、基地连农户”的经营格局。



    得益于农业产业化发展,诸城很快形成了以种养业为基础的两大产业链:一是粮食种植、加工、精深转化产业链,催生了以兴贸玉米、东晓生物等为代表的亚洲最大的玉米淀粉、变性淀粉、肌醇生产基地;二是畜禽育繁推、产加销生态循环产业链,催生了诸城外贸、得利斯、华宝等国内知名畜禽产品加工企业。

    “而且,农业产业化发展的积累和培养的人才等,又为诸城的工业腾飞奠定了基础。”诸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峰梅说。如今,不靠海、无矿产和交通优势的诸城,已形成了汽车、食品、服装纺织、装备制造和生物医药等优势主导产业,培育了福田汽车、新郎希努尔、诸城外贸等14家主营业务收入过10亿元的企业,是亚洲最大的经济型商用车生产基地、全国食品工业强市、中国男装名城、山东省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基地。2018年,诸城完成财政总收入106.4亿元,人均GDP达79146元,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62.0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0089元。

    可以说,近30年的农业产业化发展,奠定了诸城“三区”共建共享的物质基础。

    十多年的农村社区化发展,为诸城“三区”共建共享提供了独特优势

    5年前,在传统农村生活了40多年的枳沟镇居民张祚庆,主动认购了社区服务中心东侧盖起来的二层联体小别墅。“当时社区这些小别墅还没盖起来我就看中了,刚开始卖我就来占下了一户。俺这附近很多老百姓都住了进来。”张祚庆说,“还真是,现在就过着和城里人一样的日子。俺在国信橡胶公司干,媳妇在服装厂干,活儿不累,工资高的时候一个月能挣1万来块。这两个厂就在社区工业园里,骑车上下班也就十来分钟吧。”

    张祚庆能够过上“就地市民化”的生活,得益于诸城自2007年起推进的农村社区化建设:按照“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科学定位、服务农民,地域相近、规模适度”原则,把全市1249个村庄规划建设为208个农村社区,每个社区涵盖约5个村,服务半径约2公里。

    以社区为载体,通过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下移、经济功能拓展和聚合居住区建设,诸城农村社区逐渐发展成为城乡融合发展的公共服务平台、产业发展平台、聚合居住平台和社会管理平台。

    谈到推进农村社区化建设的初衷,诸城市委副书记孙吉海说:“当时,国家提出了‘以工哺农、以城带乡’发展战略,开始推进新农村建设。诸城有1200多个村,点多面散,且空心化、老龄化严重,如果全面推进,不仅进程缓慢,还有可能造成较大浪费。基于此,经过深入调研,诸城选择了这种‘多村一社区’建设模式。”

    到2018年底,诸城208个农村社区在吸引农民居住和就业方面,已经成为除市区和镇驻地外,带动各类要素聚集融合的“第三力量”。如今的诸城农村社区,暖气、燃气等已经进入寻常百姓人家,垃圾和污水也实现了统一集中处理,不仅各种公共服务齐全,幼儿园、小学、卫生室、超市、饭店、金融网点等多元化服务设施也已枝繁叶茂,成为了诸城农民就近改变生产生活状态的“首选”,为诸城推进“三区”共建共享提供了独特优势。

    全力推进“三区”共建共享,是诸城推动实现乡村振兴的具体路径

    龙都街道大源社区是个“社企共建型”社区,该市龙头企业大源公司已累计投入4亿多元,整合流转6个自然村的1万余亩土地,发展以园林为主的产业园区和田园综合体项目,不仅常年用工800多人,还将社区建设成为诸城西南区域的“天然氧吧”,17处旅游景点全部免费开放,成为社区农民的“家庭花园”。“以前都向往着搬到城里去住,现在是城里人想到咱这儿找寻田园生活。”社区居民梁启义笑言。

    2018年以来,这样的变化在诸城208个新型农村社区上演着,其根源在于诸城出台的生产园区、生活社区、生态景区“三区”共建共享顶层设计:坚持产业为要,围绕产业振兴和人才振兴建设生产园区,推进农业规模化经营,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坚持宜居为本,围绕组织振兴和文化振兴提升生活社区,改造提升社区服务中心,深化基层治理创新,传承乡村优秀文化;坚持绿色为基,围绕生态振兴建设生态景区,深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推动农业绿色发展,拓展农业生态功能。

    “在具体的推进政策上,诸城立足‘三区’共建共享,着力打破导致城乡要素分割的‘藩篱’。”诸城市副市长杨连富说。一方面,诸城盘活农村闲置资源,深入实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和新型经营主体培育工程,通过股份多元化、经营多模式,构建起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机制。另一方面,着力引导城市资源要素下乡,以扩基地、建园区为主要内容,畅通工商资本下乡投资渠道,完善“产业联盟+龙头企业+特色园区+种养农户”“新型经营主体联盟”等利益联结机制,实现产业集群式发展、利益链条式分配。

    桑福岭坦言:“我们全力推进‘三区’共建共享,目的是进一步提升农业产业化、农村社区化发展水平,进而实现生产园区化、生活社区化、生态景区化,筑牢新时代诸城乡村振兴的底座,让农民就业在园区、生活在社区、休闲在景区,促进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为打造‘三生三美’的乡村振兴齐鲁样板作出诸城贡献。”

    日前,在诸城举办的“乡村振兴诸城机遇”分享交流会上,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徐祥临认为:“诸城的‘三区’共建共享,让我们看到了乡村振兴背景下的‘诸城模式’新内涵,为乡村振兴‘齐鲁样板’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

网友评论: